近日,欧足联公布了新赛季开始实行的俱乐部许可和财政可持续性规则(简称财政可持续性规则,FSR)全文,该规则取代了生效12年的财政公平法案(FFP),将对未来数年的欧洲足坛产生重大影响。

  FSR于今年4月初被通过,其三大核心内容为无逾期负债、盈亏平衡审查和「工资帽」,如今通过翻阅长达117页的细则,我们终于可以一睹它的全貌了。

  大部分球迷对「工资帽」的认知都来自于北美体育,如今这个概念也开始席卷欧洲足坛。第一个「吃螃蟹」的西甲已实行工资帽制度多年,巴塞罗那之所以会在今年夏季转会窗口受到如此多的关注,正是源自其与工资帽的纠葛。

  2020年,英甲和英乙俱乐部一度投票通过了实行硬工资帽的决议,但该计划在重重阻力下被迫搁置。 眼见欧足联开始推行工资帽,意甲联盟也在研究设立相关制度的可能性。 随着足坛财政问题的重要性日渐提升,工资帽制度被推广开来也是大势所趋。

  实际上,对工资帽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阵容成本上限」,因为足球俱乐部除了工资,还有转会费、经纪人佣金等重要支出。 不同的联赛工资帽的用法也不同,例如西甲会根据年度预算以盈亏平衡为基准设定每队工资帽金额,欧足联则是一刀切地将其限定为俱乐部收入的70%,适用于所有参加欧战小组赛且工资薪金支出超过3,000万欧元的俱乐部。

  既然以后要与工资帽长期打交道了,那么搞清楚它的算法就十分必要了。首先,计算70%阵容成本比率的分母为调整后的营业收入,与球员注册权处置收益及其他转会相关收入之和。其中,营业收入主要包括比赛日、转播和商业收入,需扣除与经营足球俱乐部无关的部分。

  球员注册权处置收益并非出售球员得到的全部价款,还要扣减出售时点球员注册权账面净值(即转会费等初始成本还未摊销的部分),其他转会相关收入主要指租借球员的收支净额。由于转会方面的收入不比营业收入稳定,FSR规定计算时使用近三年转会相关收益的平均值。

  根据财务专家Swiss Ramble统计,20/21财年数据以上述口径计算可得,主流豪门中收入总和最高的是上赛季西甲和欧冠双料冠军皇家马德里,因此也将拥有全欧最高的工资帽。

  说完分母,让我们来看看分子「阵容成本」的定义。大头工资薪金包含税前工资、社保、签字费、各种形式的奖金、肖像权费用、解约金、非货币性报酬、加密货币形式的薪金等一切支付给员工的支出,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仅仅计入「相关人员」的支出。

  「相关人员」的范围比通常理解的更窄,仅仅涵盖了男子职业球员和主教练,也就是说女足球员、未成年的青年球员、助理教练、体育总监、球探团队、高管等人力成本支出统统不纳入计算。这个数据并不容易从外部获得,从少数俱乐部财报披露的细节信息计算,球员和教练工资大体占俱乐部总工资薪金支出的90%左右。

  此外,上文中提到的相关人员产生的转会费摊销、注册权减值、经纪人中介费用也要纳入计算。根据Swiss Ramble的模拟统计,主流豪门中只有拜仁和皇马的阵容成本比率暂时符合70%的要求,巴萨、巴黎和国米甚至超出了100%。由此可见,这个标准遵守起来并不容易。

  考虑到这点,欧足联制定了为期三年的过渡期:22/23赛季暂不作要求,23/24赛季阵容成本比率控制在90%以下,24/25赛季控制在80%以下,直到25/26赛季才降为70%。过渡期内,球队在计算总收入中的球员注册权处置收益时,可使用近三年平均数、近两年平均数和当年数中的最高者。

  对违规俱乐部的处罚也更加透明,欧足联事先针对不同程度的工资帽超限情况制定了相应罚款标准。例如对于「初犯」且超限10个百分点以内的俱乐部,罚款为超限金额的10%-25%,从欧战奖金中扣除。

  「土豪」球队千万不要觉得交了罚款就可以为所欲为。「屡犯」或超限严重将被视为「严重违规」,可能遭受新球员注册限制、赛事降级、甚至逐出欧战等非财务处罚手段。

  今夏是各大豪门「最后的疯狂」,从明年开始,欧战俱乐部就要为满足工资帽而精打细算了。

  FSR的另一大改革在于盈亏平衡审查。 FFP和FSR都要求每赛季对欧战参赛俱乐部进行盈亏平衡测试,但具体标准有了重大变化。

  测试中使用的指标「足球利润」是「相关收入」和「相关费用」之差,俱乐部需根据审定的财务报表进 行一系列调整,剔除与足球经营无关的收支,例如所得税费用、不产生「相关收入」的无形资产成本、欧足联罚款等。 因欧足联鼓励俱乐部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固定资产相关的损益也不用计算在内。

  再加上FFP过往对一部分支出进行了豁免,足球利润往往比财报列出的净利润和税前利润高出许多。由于缺乏明细数据,除俱乐部和欧足联外,第三方一般很难准确计算出的足球利润数据。

  在FFP下,欧战俱乐部每个三年周期里被允许的最高亏损金额为500万欧元,在股东注资补亏的情况下可以放宽至3,000万欧元(平均每年1,000万);在FSR下,即便股东没有注资补亏,只要保证净资产为正,每个周期的最大亏损金额就可以放宽至6,000万(平均每年2,000万)。

  对于满足特定条件的俱乐部,每年 的亏损上限还可以再上浮1,000万欧元,即每个周期可最多亏损9,000万(平均每年3,000万)。 也就是说,俱乐部亏损余地增加了至少一倍,最多可以达到原来的三倍。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过往FFP对俱乐部的一些「对足球发展有长期利益的投资」支出进行了豁免,包括对青训、社区、女足、非足球运营部门的支出以及投资固定资产花费的资金成本。

  在FSR下,这些项目将不再被无条件豁免。 俱乐部若选择不计入这些项目,最大亏损金额只能局限在初始的500万欧元以内; 若想最大限度地解锁亏损额度,只能放弃豁免。 由于这些项目的数量级不高,实务中俱乐部应该大多会选择后者,享受更高的亏损上限。

  值得玩味的是,在阵 容成本被工资帽严格限定之后,俱乐部即便想用满最大亏损限额,有钱也无处可花。 到头来似乎也只能把钱用在这些长期投资上,FSR下的大棋难道是「欲扬先抑」,实则大力倡导对基础设施、青训、女足等方面的投资?

  如果说工资帽制度意在鼓励俱乐部设定与竞技表现挂钩的薪酬激励机制,那么欧足联在放宽盈亏平衡审查时的前后矛盾则让人摸不着头脑,只能猜测政策背后的实际意图。

  回顾FSR的制定过程,每条建议的背后都代表着一种监管思路:硬工资帽代表着绝对平等;软工资帽+奢侈税则代表放开阶级晋升通道。至于最后定稿的软工资帽版本,相对于过去的FFP,只能说是换汤不换药。

  软工资帽和盈亏平衡一样,强调的都是「强者恒强」,势必将继续加大足坛两极分化的趋势。而过往FFP在实行时遇到的问题,在如今的FSR下依然会碰到。例如去年意甲「做账门」不少球队被曝涉嫌虚增球员身价,如今为获得更多收入以便增加支出,俱乐部更有动机打小算盘。连意大利检方都无法举证的事,欧足联又如何制裁呢?

  尽管FSR明确了俱乐部交易中高于公允价值的部分将不被各项财务审查考虑,在实务操作中,公允价值的确定难有统一标准,这样的规定更像一种象征性的表态。若未来再次遭遇当年审查大巴黎赞助合同时,各方聘用的咨询机构对赞助价值意见相左的情况,欧足联有底气、有能力说「不」吗?

  即便不考虑实施 问题,FSR本身也造成了不公平。例如俱乐部阵容成本里的薪金支出使用的是税前数,那么本国税率低的联赛自然就具备了先天优势。欧足联称与税务挂钩是因为各国税务机关的稽查力度更强,能比欧足联自身更好地杜绝薪资造假问题,这解释实在令人尴尬。

  令人费解的还不止这些,欧足联规定对俱乐部工资帽计算的审阅周期是自然年,而非足球赛季(也就是大部分俱乐部的财年),这对于本就缺乏外部信息渠道的财报型球迷无疑是一大噩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